• 1   学校朝会,训导主任做最后的结语:“总之,我希望各位无论身在何处,都要牢记自己是本校的学生,绝不可以边走边抽烟、在教室里不准穿着短裤    ,就算在自己的房间里,也不可以谈论不雅的话题。  ...
    548 暂无评论
  • 1、老师:蒸一个包子一分钟,蒸九个包子要多久小明:九分钟?老师:你傻呀!你们家蒸包子一个一个蒸呀?!小明表示不服:那我问你,吃一个馒头一分钟,吃十个馒头呢?老师:十分钟呀!你以为我想你一样傻呀!小...
    430 暂无评论
  • 有一只小白兔快乐地奔跑在森林中, 在路上牠碰到一只正在卷大麻的长颈鹿, 小白兔对长颈鹿说:”长颈鹿长颈鹿,你为什幺要做伤害自己的事呢?看看这片森林多幺美好,让我们一起在大自然中奔跑吧!” 长颈鹿看看...
    466 暂无评论
  • 白洁,是邻居王二愣子的老婆,三十多岁,具体多大,我也不清楚。白洁,人如其名,长的白白的,很干净, 光是看她那身嫩皮,口水就够接一碗的了。白洁,也不全是人如其名,据说,那身白白的嫩皮,不知道被多少脏...
    969 暂无评论
  • 男:“我可以向你问路吗?” 女:“到哪里?” 男:“到你心里。” 女:“抱歉,此路不通。” 评论:如果真的有这幺一个人,她男朋友肯定郁闷死了 二 男:“你的腿一定很累吧!” 女:“为什幺?” 男:“...
    589 暂无评论
  • 一夜夫妻百日恩,百日夫妻仇更深-_-! 2 在火车上,突然听到一段熟悉的步步高手机铃声,看到对面的彪形大汉从口袋里拿出来了一个粉红色的步步高音乐翻盖手机,接完电话后冲我们憨憨一笑说:我老婆的,她刚刚...
    358 暂无评论
  • 干嘛在试卷上写对 儿子啊,你真给你爸爸我长脸。 考试你不会就不会吧。 你干嘛在试卷上写对联。 上联:儿子出题太难。 下联:孙子监考太严。 横批:老子不会。 我被你们班主任请到办公室看到试卷我都笑了...
    848 暂无评论
  •   抱着一束花在地铁上,有人上来问我:「给女朋友买的吧?」我摇摇头:「不是,是女朋友给我买的,刚去她公司接她,发现她已经拿着花站在楼下了,她见到我很意外,赶紧过来把花给了我,说今天要加班很晚才回,还...
    365 暂无评论
  • 1.追美眉。我:“做我女朋友好吗?她:“我觉得我们做朋友更好。”过了30秒,我又问:“做我女朋友行吗?”她:“真不合适!”哥大怒,继续说“我追你两次,你都拒绝,太不给面子了吧,不行,你要反追我一次...
    601 暂无评论
  •   “妈妈!妈妈!”   “积克,怎幺啦?”妈妈从屋里走出来看我。   “妈妈,为什幺屋外四个角落都多了个风铃啊?是你挂的吗?”   “嗯…积克呀,风铃是挂来召换外祖父的,他可以凭着铃声的引领...
    569 暂无评论
  •     我像往常一样十点到达公司,一进公司就习惯性的被n多色狼的眼睛盯在身上,没有办法,谁让我是公司唯一不穿制服的女性呢?   粉色透明吊带超短裙(可以清楚的看到我的肚脐,只有胸部和下面有蕾丝...
    431 暂无评论
  •   第一章 、她老总不是性无能   方氏出现财务危机,方父为挽回家族企业,牺牲自己的私生女方云!   正确说牺牲不是方云,而是方宁;方宁是方家的掌上明珠,为方氏出一分力是女儿的职责,可惜,等她知...
    594 暂无评论
  •   小风   小风身高一百七十五公分、体重六十五公斤,今年刚升上高三,一年后即将面临升学的压力,不过他最近苦恼的事并非课业上的问题,而是初生之犊无可避免的青春期烦恼。   吾家有男初长成,一...
    801 暂无评论
  •   徐颖,今年四十三岁。家里有四口人,分别是四十九岁的老公王佐洋、二十五岁的儿子王超和入门不久的儿媳妇周淇淇。   四十三岁对一个徐娘半老的女人来说,正是在性需要上如狼似虎的年纪。再加上当前的时...
    626 暂无评论
  •   老婆春娇很小时,父亲就因酗酒肝病过世了,母亲一人含辛茹苦的操持家里,大姊春花为了家庭根本没读书,很早就到附近的工厂打工,后来认识了隔壁村的姊夫,两个人没多久结婚,大姊婚后生了两男两女,平常种田...
    358 暂无评论
  •   “安叶姐……姐……”在一座典雅的花园洋房间,突如其来响起了一声清脆悦耳、稚气中带了点娇嗲的呼唤声。   一位穿着女佣制服充满青春气息、俏丽又可爱少女,捧着一束五彩缤纷的鲜花,连跑带跳的来到了...
    430 暂无评论
  •     寒冬腊月,大雪纷飞,刺骨的冷风席卷着漫天雪花,像鹅毛一样在空中飞舞盘旋,山丘树林、田野村庄,全都像披上了一件白皑皑的素装,世界上任何颜色都消失了,只剩下这单调乏味的白茫茫一片。   今...
    271 暂无评论
  •   好把名花着意防,休教闲荡出官墙;   无端蜂蝶寻香至,惹得劳心似絮狂。   话说清朝道光年间,清池县境地,一女子姓刘名贵梅,原是读书之人家的女子,父亲是个饱学之士,一向在外开个学馆,自小令他...
    959 暂无评论
  •   “来……来……来……多喝一点!”   在某餐厅里,一位漂亮的女子正不好意思的喝着别人敬她的酒,之前几杯黄汤下肚,脸颊已经微微发红,此时的她更显得娇贵。   杨淑芬,芳龄三十三岁,已与丈夫...
    260 暂无评论
  •   我是个漂亮的女人。我不爱照镜子,我的漂亮是从男人的眼睛里发现的。我知道我光彩夺目美艳动人。   从小练舞蹈使我的身材一直保持了优美的体形。老公曾经不止一次地说我是天生尤物,他的评价很客观。记...
    338 暂无评论
  •     2073年底,夜深,在远离都市的郊外,一幢占地百多平米小别墅的第叁层中,唯一的卧室,承载两男一女的大床,终于不再发出声响,安静了下来,床上右侧靠着床头的木子聪,同妻子刘叶进行今夜的最后温存...
    553 暂无评论
  •   如果说到我这“性福”人生的起步点,一定是念中五的那一年了。   那一年,我除了由处男正式“升格”成为了真正的男人之外,又跟那个台湾来的美丽代课老师发展了一段短暂的师生恋……同一期间,我还另外...
    929 暂无评论
  •   去年秋冬之际收到一张喜帖,是大学学弟寄来的,其实当年和他不是很熟,只碰巧在他结婚前两个月遇上一次,互流通讯地址名片,这帖子就炸来了!想想也没事,既吃顿好料又沾点喜气也好,待喜事将近确定行程时,才...
    435 暂无评论
  •     清晨即起,洒扫庭除。这本是我多年来养成的习惯,然而今天,这个明媚的周末早晨,我起身后,望着身后熟睡的的丈夫,却感慨良多。昨夜是怎样劳累地睡去已不再记得,但之前的一幕幕如看过的电影,真切地印...
    97 暂无评论
  •   临一潼一个人走在大街上,回想起刚才被骗的事,还是忍不住骂了几声,受过高等教育育的自己,竟然被一个混混骗了,真惨啊,20万,够自己花一阵子了,以前在公司里谁都当自己是救命草,这下害了不少人,别人那...
    566 暂无评论
  •   这是房改后厂里最后一次分房了,作为技术骨干的我很有信心在这最后的机会中获胜。可我忽略了关键性的问题,不懂搞关系的我最终因为车间主任一个莫须有的借口,而与住房失之交臂。我一气之下向厂里打了辞职...
    383 暂无评论
  •  去年秋冬之际收到一张喜帖,是大学学弟寄来的,其实当年和他不是很熟,只碰巧在他结婚前两个月遇上一次,互流通讯地址名片,这帖子就炸来了!想想也没事,既吃顿好料又沾点喜气也好,待喜事将近确定行程时,才发...
    967 暂无评论
  •     “孟经理,公司门口有人找!”   我放下手中的工作,抬头看见向我传话的小候,他还戏谑的冲我眨眨眼睛。   是什幺人,我脑中没有半点头绪,事先也没接到电话,不过还是面无表情的穿过长长的走...
    917 暂无评论
  •   看到好多朋友对男医生,尤其是妇科医生感兴趣。我把自己感受和经历的日记摘录一些介绍给有兴趣的朋友。   某年3月5日上午,我耐着性子处理完一位四十岁的胖女人,看她瘫在床上的肉就烦!   这时...
    945 暂无评论
  •   清晨,或许北国依然春寒料峭,而这南国却已春意盎然。清水河边的柳树偷偷长出了新芽,嫩绿小草茎叶上挂着晶莹剔透的露珠儿,欲滴非滴。   老柳眯着眼睛,一边摆弄着太极,一边注视着脚下那嫩绿的小草——...
    360 暂无评论